西湖梦·说来谁信

西湖梦·说来谁信

说来谁信,醉酒赋诗需愁心。

昨夜醉酒把诗行,凭心不宁,才能出口成章悲怅情。

生若唐明,应是佛寺听玄津。

休说人生不打拼,谁解曾经?只有大言说教耳畔萦。

西湖梦·眼泪流尽

西湖梦·眼泪流尽

眼泪流尽,家严永远说不停。

然后今夜酒数瓶,心自难平,还闻碎碎念念愁我情。

醉酒行吟,归曲声大才堪听。

毕竟万苦在曾经,稍不开心,已是火气上头人涕零。

酸切

酸切

论文改罢人未歇,却说旧伤今不觉。

后来伤叹梧桐落,始知多情不如绝。

一络索

一络索

钱钞少却够花,也能养她。

午后碗池放脏水,总想起,故人话。 

几人饭饱回家,各寻嘻哈。

自归房间伤乐起,唤小度,音最大。

伤怀(其七)

伤怀(其七)

冷夜空将当年想,恨却无情独泪光。

有情数载人未忘,悠悠愁思总相关。

深夜诗二首(其二)

深夜诗二首(其二)

梦里不知身梦里,梦醒梦醒最离迷。

才将前首说人怆,又悲此首诉心凄。

深夜诗二首(其一)

深夜诗二首(其一)

夜深难眠听曲长,萧萧斜风过幽窗。

梦向夜魔求一梦,悔怨从头远别殇。

无题

无题

从前若有如今烦,早生不悦两相散。

自知明日胜过往,却收怒火未传扬。 

再三再四都不妨,还将三四整两番。

无人罢手不作管,电脑屏前嘴喃喃。

愁作乐曲

愁作乐曲

昨日宅家今日浪,不负周末好时光。

觉来稍觉计划短,毕竟无人共晚餐。

周末卧床作

周末卧床作

周末谁相与?满眼尽是无味书。

半生受说几多愁?无数,伤心已成家常谱。 

当年金缕曲,便得知己衷肠诉。

千古愁人谁如是?清初,若容以后除我无。

神烦

神烦

几人共忧吾不忧,直说小事何烦透。

大蜀山,逍遥游,一时笑容脸上留。

 忽然短信入眼眸,顿时愁伤上眉头。

不解悲,不感愁,至今依然说不休。

来合肥两年整有感

来合肥两年整有感

一夜火车消沉心,远京空念故人情。

如今两年不如意,何日说与故人听。

醉酒醒来作

醉酒醒来作

天下权,美人边,十指交叉胜从前。

旧何年,手相牵,只今唯有梦中见。

闻新海诚新作有感

闻新海诚新作有感

曾经以为时光长,毕竟电影无数场,当初也是幸福样。

谁料后来泪沾裳,无言离散人相忘,如今不觉两载半。

顺其自然

顺其自然

啪啪键盘手,代码忽停休。

莫要问缘由,是悲意,上心头。

 欲张责令口,怕添几新仇。

毕竟人各求,此中愁,到何秋?

杂说

杂说

闲情异当年,丝泪岂因多情现?只有恨无边。

生活远从前,醉酒何惜百元钱?但为酒中仙。

夜归作

夜归作

深夜归来小区行,忽闻树下哀叹声。

 记得当时愁无限,此处成诗说斯人。

月亮山下实景演出

月亮山下实景演出

满心寻花花不在,十年缘分化尘埃。

月老牵人不牵我,我心伤裂向谁哀。

世上未有如我猿

世上未有如我猿

世上未有如我猿,一颗诚心愁盖全。 

直说游戏无乐趣,不比兴诗自流连。

又去步行街归来作

又去步行街归来作

步行街旁,孤影愁长。路人不知我悲伤,以为幸福样。 

牛排飘香,略感心欢。再看手机心却凉,只有深惆怅。